“要紧紧牵住核心技术自主创新这个'牛鼻子',抓紧突破网络发展的前沿技术和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进国产自主可控替代计划,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

——习近平

芯片“卡脖”之路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由于中兴通讯的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芯片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程度大,因而芯片成为“敏感商品”中的焦点。中兴通讯在2018年美国宣布制裁后,便进入“休克”状态。

2020年5月15日晚间,美国商务部发布消息,美国工业和安全局(BIS)宣布计划,通过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在国外设计和制造其半导体的能力,来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并称:“这一宣布切断了华为破坏美国出口管制的努力。”

2020年5月22日,美国商务部又以“国家安全”为由,把33家中国公司和学术机构列入“实体清单”。一时间,让整个行业似乎回到了两年前中兴通讯被美国断供的时候。

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向乌克兰顿巴斯地区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俄乌冲突全面升级。作为制造芯片的关键性材料,氖、氪和氙等稀有气体在这其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作为全球最重要的稀有气体生产地,乌克兰每年为全球输送着70%的氖、40%的氪以及30%的氙。而随着俄罗斯、乌克兰两国冲突的升级,氖气相关产业链将面临“断供”的风险,全球芯片产业也将遭受较大影响。

高端芯片之殇

集成电路素有现代“工业粮食”之称,芯片的种类繁多,涉及领域甚广。在中低端芯片领域,中国的企业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技术及产品基础,但是在处理器、存储器等高端芯片领域,国内芯片产品基本上不存在竞争优势,在数据处理速度、功耗、时延等方面性能与国外厂商差距悬殊。

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统计资料显示,2021年中国集成电路的产品国内自给率仅为38.7%,而根据海关总署数据,集成电路进口额从2021年起已连续三年超过原油,且二者进口差额每年都在950亿美元以上。国内巨大的市场需求无法得到满足,高端芯片的研发技术瓶颈始终无法突破。另外,根据上世纪签订的《瓦森纳协定》,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设备出口是有限制的,这很大程度上影响国内企业在芯片制造设备上的先进程度和良好发展。

目前,虽然在芯片产业链中封测环节,中国已处全球先进水平,但在芯片设计和制造环节,由于涉及到核心技术、大量的原材料、先进工艺限制,目前距离世界领先水平差距非常之大,导致我们只能任由欧美制裁而无还手之力,实在痛惜。

芯片国产化替代,势在必行

目前,高端芯片出现断供,硬件到软件都被堵死,全球半导体产业供应链的局势异常紧张。

“新基建”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时,半导体产业发展也不容忽视,并且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数据中心等基础设施都离不开算力、芯片。加速芯片国产化替代,发挥政府力量,整合国内半导体产业链,尽力使更多下游企业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已势在必行!虽然各个行业领域都存在一段时间的“芯片卡脖”阵痛,但从长远发展来看,加快推进国产自主可控替代计划,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把握市场话语权,现阶段的阵痛是值得且必须要求大家去面对的。

政府支持

从国内宏观层面来看,在政策上,从早期的“02专项”,到近几年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中国制造2025》、《鼓励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企业所得税政策》等政策,无不彰显出国家大力发展半导体产业的决心。

在资金投入上,国家大基金一期募集资金接近1000亿,实际投资1387亿,同时带动各地方政府成立集成电路产业基金3000多亿,总计4671亿元。大基金一期累计投资45家公司,其中上市公司1家,非上市公司26家,基本上覆盖了半导体产业链上最核心的企业。

行业蓝海 

国产化芯片替代在中国具有非常大的市场体量,以及非常广阔的应用前景。从产业角度来看,中国半导体行业测算结果显示,2020年我国集成电路销售收入达到8848亿元,平均增长率达到20%,为同期全球产业增速的3倍。

与此同时,随着市场需求爆发式增长,全球的产能中心也开始逐步向中国大陆倾斜,国内外半导体巨头纷纷加码对中国大陆半导体生产线的投资,如intel、三星、SK海力士、台积电等陆续或计划在我国建厂。政策上的大力支持,资金面舍得下血本,产业面的迅猛发展,这对于整个半导体产业来说是极大的利好,更多的生产线进入中国,意味着对于半导体设备的需求强劲。

商宇产品芯片国产化

2021年12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决定签发《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一〇三号)》:

2021年12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二次会议修订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后称《科学技术进步法》)。

其中,第九十一条明确:

对境内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的科技创新产品、服务,在功能、质量等指标能够满足政府采购需求的条件下,政府采购应当购买;首次投放市场的,政府采购应当率先购买,不得以商业业绩为由予以限制。

政府采购的产品尚待研究开发的,通过订购方式实施。采购人应当优先采用竞争性方式确定科学技术研究开发机构、高等学校或者企业进行研究开发,产品研发合格后按约定采购。”

不难看出,目前国内高端科学仪器国产化率较低,但政府在法律层面出台政策,鼓励企业加强原始创新,引导国内企业构建核心自主知识产权,国产替代进程加速,相关科学仪器公司将显著受益。

据环球网消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电子信息研究所所长温晓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产 14nm 芯片2022年底可以实现量产,国产芯片已经迎来最好的时刻。

要知道,国内对于芯片的需求,超过90%都在14nm及以上的制程工艺上,因此只要我们能够完成这部分芯片的国产化,将大大缩减对于欧美芯片的进口份额,14nm 芯片的研发技术成果,基本覆盖了我国集成电路全产业链体系,扭转了之前工艺技术全套引进的被动局面。

商宇(深圳)科技有限公司 成立于2011年,总部设在深圳市光明区,是行业领先的能基产品设备制造服务商,集研发、设计和制造(包括UPS电源、精密空调、精密配电、微模块数据中心、蓄电池、光伏逆变器、智能充电桩、户外移动电源等产品)为一体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为了规避企业遭受芯片短缺的不利影响,商宇品牌已加快推进其产品芯片国产化的替代进程,确保能够持续不断推出更具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及服务。预计2022年第3季度,商宇高频HP系列1-3K产品可实现100%国产化量产。未来,商宇将为全球合作伙伴及终端用户带来更具竞争力、性价比、节能、可靠的数据中心能基产品与服务。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针对于现阶段芯片的设计选型,商宇研发团队将密切联系国内主流芯片厂商,积极探索公司众多产品多元化的芯片替代方案,在保证产品品质性能的前提下,确保提供更优质的产品及服务,满足行业客户对数据中心产品设备高可靠性和高智能化的高标准需求。

不断创新的技术是商宇追求的目标,设立于深圳总部的电源研发中心,拥有行业领先的研发实验室。强大的研发能力,保证了商宇产品技术与服务的先进性和创新性。商宇公司在国内市场深耕多年,凭借雄厚的技术研发实力,可靠的产品品质,完备、快捷、高效的售后服务体系,得到了国内各行业用户的一致肯定,产品已广泛应用于政府、金融、电信、电力、交通、科研院所、制造业及军队等行业,数以千万的用户正在依靠商宇UPS为其提供安全、可靠的电源环境。

 

本文内容根据网络公开资料整理得,素材使用若有不当之处,请联络删除,谢谢!

 


2022年04月14日

披荆斩棘 砥砺前行 商行寰宇 同创共赢——记2021商宇能基产品年度大会暨颁奖典礼
【项目案例】商宇助力方舱医院建设,共同守护健康家园

上一篇

下一篇

芯片国产化,数据中心行业必须承受的阵痛!

添加时间: